您的位置;首页 > 现代教育 > 远程教育 >> 正文
中国传媒大学:当好雄安文化发展“智囊”
[来源: | 作者: | 日期:2018-07-28 14:09:17 | 浏览 次] 字体:[ ]
  盛夏的华北平原,气温居高不下,在河北雄安新区,建设进程同样火热。

  数度到访新区,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部党委副书记、文化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卜希霆发现,这里的景象已与刚成立时有了很大不同:小商贩的招牌换成了国内大型企业的广告牌,新区首个大型建筑群——雄安市民服务中心已投入使用。

  今年5月,河北雄安新区党工委委员、管委会副主任傅首清一行来到中国传媒大学,正式将新区“基本公共服务专项规划”和起步区“基本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规划”两项任务委托给该校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。为实现以高校科研之力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的目标,中国传媒大学师生已经积淀了多年。

  编制规划做国家战略智库

  卜希霆介绍,目前研究院参与编制的两项规划,分别对应2035年落成的起步区和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的雄安新区,这意味着研究人员需要在当下预判数十年的发展变化,且所有内容都要做到科学、严谨、零差错。

  中国当下的发展速度,即使以五年、十年计算,一座城市的变化都难以估量。研究院何以有信心为雄安设计能“干到底”的文化蓝图?

  中国传媒大学经管学部学部长范周,同时兼任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和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,在他看来,服务雄安文化建设的萌芽早在10多年前就已生发。

  自2006年成立以来,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受国家有关部委委托,先后完成《“一带一路”文化发展规划(2016—2020年)》《京津冀文化产业协同发展规划纲要》等多项成果。特别是在服务京津冀发展战略的过程中,范周带领6个团队分赴包括雄县、容城、安新在内的河北11市88县进行大调研,掌握了雄安所在区域的建设背景、基础情况等大量一手资料。

  几乎与新区同时成立的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,除了有文化发展研究院的人才资源、研究成果做基础,还融合了经管学部师生及校内其他学部力量,并会集了国内高校、政界、金融界的20余位精英学者。

  “成为‘国家智库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。”范周说,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的目标是既有理论高度,又能解决实际问题,想国家所需、解地区所急,为国家和地区发展经常性地提出建议和解决方案。

  关注基层为雄安保留记忆

  如何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,为雄安当地百姓找到乡愁的依托,为新区保留千年文化的底色?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探索的办法是记录、保护和创造性转化。

  自成立以来,研究院先后组织了7次大规模调研,300余人赴雄安实地考察,走访3县48个村落,尽可能不落下雄安的每一个角落。打苇编席的留守老人、表演鸬鹚捕鱼的渔民、用即兴唱词迎接调研团到访的曲艺大师……受访的200余位普通人,无一不是雄安文化基因的构成。

  “每一个人都值得被记录。”谈及编制宏观规划与记录微观个体之间的关系,卜希霆说,“雄安的建设有当地每个人的参与,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人,雄安人的文化共识是雄安发展的重要成果。”

  目前,研究院仍持续开展文物古迹探访、非物质文化遗产挖掘和保护、乡村历史编纂等工作,希望能让未来的雄安人永续乡情、永闻乡音、不忘乡愁。

  行走沃野把论文写在大地

  未实际到访新区的人谈及雄安,首先会想到什么?是传闻中拥堵几公里的高速路,还是伺机而动的炒房团?

  “在媒体的聚光灯下,人们往往将雄安勾勒成一个底层逆袭、爆炸式增长的城市形象,但这片正在历经巨变的土地,其实交杂着酸甜苦辣,我想为这座城市传递出不同立场但同样真实的声音。”一位学生在《雄安新区发展研究报告(第三卷)》中写道。

  《雄安新区发展研究报告(第三卷)》基于田野调查成果编写,凝聚了42名教师、121名本硕博学生的调研故事和思考。目前研究院已出版五卷本《雄安新区发展研究报告》,总计178.2万字。

  “把论文写在大地上”,这是范周多年来对师生的要求。雄安新区发展研究院的成立,也为教学实践提供了新的抓手。

  经管学部研究生徐妤函是新区成立后首批到访的学生之一,她将自己的收获总结为课堂知识的有效延展。“调研让我们走出课堂和校门,走进了鲜活的基层和真实的生活。”徐妤函说,调研中她特别注意自查已有理论知识的短板和漏洞,“注重调研、注重一手资料搜集”这些在课堂上经常听到的话语,在调研中嵌入了她的内心。

  据了解,目前中国传媒大学已有更多学部院参与雄安新区调研。除经管学部将继续组织学生开展田野调查外,今年暑期小学期,新闻传播学部也将启动“雄安相册”项目,利用航拍技术为变迁中的雄安留下影像资料,并制作相关纪录片及全媒体产品。
责任编辑: